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2月12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確定新一批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措施,促進轉變政府職能、建設現代政府;部署推廣上海自貿試驗區試點經驗、加快制定完善負面清單,推動更高水平對外開放;決定集中治理機關事業單位“吃空餉”問題,堵上蠶食財政資金的黑洞;批准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評審結果。
      會議認為,簡政放權是政府自身革命的“重頭戲”,是行政體制改革的關鍵,必須持續推進,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。會議確定了今年第三批簡政放權措施:一是再取消和下放108項主要涉及投資、經營、就業等的審批事項,為創業興業開路、為企業發展鬆綁、為擴大就業助力。二是將電信業務經營許可、道路貨運經營許可證核發等26項工商登記前置審批改為後置審批,進一步降低市場準入門檻,以壯大市場主體力量。三是取消景觀設計師等68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,促進職業資格規範管理,推動市場化職業水平評價。取消10項評比達標表彰項目,減輕企業負擔。會議強調,簡政放權改革仍然任重道遠,要不鬆勁、不懈怠、重實效,防止“中梗阻”、打通“最後一公里”,進一步聚焦地方、企業和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出重拳,通過建立、規範政府權力清單、責任清單和打造公開便捷服務平臺,構建激發企業活力的長效機制,給市場讓出更大空間。同時加強事中事後監管,營造公平競爭環境。
      對於行政審批繼續下放,專家給予高度評價。“我覺得是為了把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這一理念落到實處。”北京大學經濟研究所常務副所長蘇劍對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說:因為投資項目是企業的事情,本來就該由企業自己負全責,政府增加了審批環節,自己給自己賦予了審批權,但對投資項目的成敗卻又不負責任,這明顯是責任與權力的不對等。同時,這樣做也可能由於審批影響企業決策,人為干預導致投資項目調整,造成企業投資失敗,甚至否決企業投資項目導致企前期投入成本損失。無論如何,就投資項目來說,企業比政府更明白其市場前景,也能為投資項目負責。
      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、北京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陳劍對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說:要進一步健全市場經濟體制,就是要進一步擺脫種種束縛,充分發揮市場的潛力和效力。因而進一步推進市場化進程就成為追求“新常態”的重要內容。李克強總理上任時提出的“凡是市場能夠做到的讓市場來做”,正是充公發揮市場潛力和效率的形象表述。而要發揮市場潛力和效率,就是要進一步推進改革。這包括,充分發揮民有經濟作用,這意味著放開微觀市場,放鬆各種市場管制,撤消市場中的很多樊籬; 也意味著政府將下放諸多權力,尤其是投資審批權力。
      國家信息中心助理研究員鄒士年認為,當前中國經濟已經進入新常態,人口紅利和資源紅利都在逐步地消退,甚至由紅利逐漸轉變成為阻礙經濟發展的問題,在這個時候,如何保證經濟平穩較快增長,能做的主要就是如何對內搞活,進一步發揮激發制度紅利。通過取消和調整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,不但可以解除約束當前經濟主體活力的釋放的緊箍咒,釋放投資潛力和發展活力,還會有效縮短經濟主體的投資周期,提升經濟主體的運行效率。最為重要的是通過這一改革有效堵塞傳統的“改革黑洞”,將一部分人的權利關進籠子里,杜絕這部分人通過“改革黑洞”對改革紅利的吞噬,將改革紅利真正讓位於民。
      會議指出,中國(上海)自由貿易試驗區設立一年多來,圍繞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管理、貿易便利化、金融服務業開放、完善政府監管制度等,在體制機制上進行了積極探索和創新,形成了一批可複製、可推廣的經驗做法。黨中央、國務院已決定在更大範圍推開,推動實施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。會議要求,一是深化上海自貿試驗區改革開放,進一步壓縮負面清單,在服務業和先進製造業等領域再推出一批擴大開放舉措,並將部分開放措施輻射到浦東新區。二是除涉及法律修訂等事項外,在全國推廣包括投資、貿易、金融、服務業開放和事中事後監管等方面的28項改革試點經驗,在全國其他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推廣6項海關監管和檢驗檢疫制度創新措施。三是依托現有新區、園區,在廣東、天津、福建特定區域再設三個自由貿易園區,以上海自貿試驗區試點內容為主體,結合地方特點,充實新的試點內容。會議要求抓緊制定新設自貿園區具體方案,並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調整實施相關法律規定。
      近期,關於第二批自貿區名單不脛而走,天津、福建與廣東的入選可能性成為一大懸念。本次國務院常務會議相當於同時確認了三者的資格。點評專家認為,這是對中央工作會議精神的落實,標志著自貿區擴圍提速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,面對對外開放出現的新特點,“要改善投資環境,擴大服務業市場準入,進一步開放製造業,推廣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經驗,穩定外商投資規模和速度,提高引進外資質量。”
      其實,自貿區可能擴圍的信號早已發出。東興證券發佈的研報認為,深改小組六次會議審議了《關於中國(上海)自由貿易實驗區工作進展和可複製改革試點經驗的推廣意見》,意味著自貿區擴圍已箭在弦上。這也是為什麼近來多地加快了申報自貿區步伐的原因。對此,上海財經大學世界經濟與貿易系教授陳波認為,現在各地加快申報自貿區是有必要的,因為上海自貿區涉及到的只是28.7平方公里的範圍。更多的試點需要儘快推開,很多地方可以做上海不能做的改革內容。“不少地方加快申報,表明瞭一個加快開放的態度。”(方燁)  (原標題:國務院取消下放108項審批 設粵津閩3自貿區)
創作者介紹

1117

emdkoliih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